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少时读千卷书,老来行万里路。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行者乐途。

 
 
 

日志

 
 
关于我

人到老年,性情和善,喜交朋友,不善言谈,退休一员,兴趣广泛。 爱旅游,喜欢音乐、摄影、文学, 现为重庆市摄影家协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人生何处不相逢  

2012-06-29 21:20:57|  分类: 品味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佛说,五百年的修为才能换来 人与人之间擦肩而过的缘分。
      那首据说是仓央嘉措的长诗《若能在一滴眼泪中闭关》也说:我用世间所有的路倒退,只为今生能遇见你另一首据说是他的诗《那一天》中说:那一世,我细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常言“人生何处不相逢”,但有的相逢太巧、太偶然了,当中似乎有一种无形的神力在左右,只能用“诡异”来形容。这种相逢有时是认识的人,有时是陌生人,而与陌生人的偶然遭遇常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旅途如人生。有时你感到世界既很大又很小;历史长河,芸芸众生,你却偏偏要在注定的时间、注定的地点与注定的人相遇。
    十年前的2002年12月,随上级单位组织的公务团出访欧洲。有天在意大利威尼斯参观,完后在一处华人开的中餐馆就餐,一下车见门外一群人中似乎有几张熟面孔,仔细一看,竟是本国本地一单位的几个熟人,双方一招呼,既惊诧又高兴!原来他们也是在欧洲考察到了威尼斯,也是到这里吃饭的。隔洲隔国隔那么远的地方,走的是反方向的路线,居然同时间在同一个交汇地点碰上了,你说巧不巧!
    同样的情况在国内遇到过好几次。最近的一次是去年7月,和退休后自助游的老搭档老黄一起到了千里之外的山西五台山,正在“大显通寺”金殿参观拍摄时,突然与拾级而上的一群人打了个照面,双方愣了一下,不约都“哎”了一声,原来对方竟是重庆本县几个单位的熟人!
    五年多以前的2006年10月中旬,和几位摄友到川西采风,路过甘孜州丹巴县革什扎河谷的三道桥村,曾拍下了两位嘉绒藏族妇女劳动时的形象(回来后寄给了她们)。四年后的2010年国庆假期中,陪朋友又去了丹巴革什扎河谷,正在当年拍摄两位藏族妇女的地方念叨她们时,其中一位正好从对岸背着收获的荞麦走过吊桥来,拍摄中认出了她,一问,果然是!四年了,人简直就没变样!高兴之余,又为这位叫多吉夏姆的姑娘拍了张劳动中背着荞麦的照片(后来也寄给了她)。我们早过两分钟或迟到两分钟都会错过再次碰面的机会,太巧了!我后来一直对这次巧遇十分感慨
    今年(2012)4月和老黄在西藏自助旅行时,也有过两次巧遇,特别是在拉萨的一次奇遇,令人难忘人感动
    4月4日在林芝嘎拉桃花村参观时,我听见身边一位自言自语的游客带重庆口音,一接话摆谈,原来这位姓吴的先生是重庆黔江人,在西藏打拼了多年,因家父年迈,决定辞职回乡尽孝,一个人开辆雅阁轿车,准备沿川藏线一路游山玩水,开回重庆黔江。而老黄原就在黔江工作并定居黔江多年,于是与其越聊越亲热,干脆相约一道,当日在尼洋河两岸到处寻觅桃花村,第二天我和老黄就搭他的车去波密,并一起住巴卡村,一起游桃花沟,不但便利了我和老黄的交通,省去了搭车或租车的麻烦,连车费都省了,还多了一份情趣热闹,沿途见着好景想拍就刹一脚,就跟自驾一样方便。遗憾的是我们因要返回拉萨,没能陪他走完后面的路程。我一直想走走滇藏线去德欣看梅里雪山,如去可以搭他的便车到芒康再转车。川藏线和滇藏线有些路段不好走,客车班次少,随意性大,不好搭,真可惜了这个难得的机会!老黄回黔江后,还相约老吴一家聚会了两次,从此成了朋友。
    到拉萨后,4月12日上午我和老黄计划去罗布林卡游览,一早出门在宾馆外马路边公交站等车。因不熟悉路线,我向身旁一位也象是等车的干部模样的中年人打听可乘哪路车到罗布林卡,那位先生先说他也不了解,接着说:“要不你们搭我的车去吧,我的车一会儿就来,也朝那边走,顺便可捎你们一脚。”我和老黄没料到有这等好事,连说“哪怎么好意思呢?”那位先生说“没事的,顺便!”要知道,这可是素不相识、萍水相逢啊!果然一会儿一辆丰田越野停在面前,除司机外只后座有一人,刚好能坐下我们。看那先生一脸正气,也不象个坏人,我和老黄怀着既幸运又忐忑的心情,嘴里连说着感谢上了车。车开后,还没等我们回过神来,那先生知我们是重庆到拉萨旅游的,问我们去了山南没有,我说还没去,他便说他们是到山南办事,当天就回来,建议我们不如一道去山南看看。呵呵,所谓“山南”一般是指西藏山南地区行署所在地乃东县城泽当镇,就象一般说到林芝是指林芝地区行署驻地八一镇一样。山南离拉萨不很远,是西藏农耕文化和宗教文化的发源地,有西藏第一座藏王宫殿雍布拉康、第一座寺庙桑耶寺和昌珠寺等著名文化古迹,本来就是我们西藏自助行的候选地之一,因乘班车往返怕时间不够原以为可能要放弃了,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突然间竟就有了这么好的机会,那当然“恭敬不如从命”,我和老黄几乎没怎么犹豫就同意了!好在第二天还有时间去罗布林卡,于是我们便随车一路去了山南。除了感到意外惊喜外,我们心里嘴里除了感谢还是感谢!交谈中,知道了这位先生叫王继友,是河南人,先在西藏当兵,后留西藏工作,现是一家工程监理公司的老总。对我们感到不好意思的谢意,他说出门在外,谁都有不方便的时候,他在当地多年,人熟地熟,顺路方便一下不算啥的。真是位豪爽好客乐于助人的好人!到了山南泽当,王总去办事,安排司机又跑了几十公里把我和老黄直接送到雍布拉康,下午返回拉萨前又电话联系我们,叫司机到昌珠寺来接我们。最叫我们过意不去的,是晚上回到拉萨后,王总还执意请我们吃了一顿牛肉汤锅才分手。非亲非故,萍水相逢,不收一点代价,却这般热情诚恳待人,着实让我们感受到了一种人间温暖!我们平时从媒体上看到的世间丑恶太多,似乎到处都是骗子、小偷、强盗、冷漠,使人在外处处心怀疑虑,时时胸存戒心。但从这件事让我看到,世上也有不少象王继友这样的好人,也正是因为有他们,才使人觉得这世界还是美好的!向他们学习,也做一个好人吧!我和老黄感到如此叨扰,无以为报,分手时给王总留了电话,一再请他如有机会到重庆务必来个电话,我们一定好好陪陪他。
    这种奇遇,总是使人心存一丝美好,终身受用。当然,这辈子最奇的巧遇,便是几十年前我被“充军”到这山区小县后,遇见了一位女子。当我第一次见到她时,我便知道,这辈子要与她厮守终生了!这女子便是我的老婆。
    一位朋友在《搜搜·问问》里回答“人生有多少次巧遇”这个社会话题时说得好:人生就是无数次偶遇中流逝的那些光阴,生命本身其实就是一段旅行,因为偶遇,于是旅程就多了很多意外的感动和温暖。当然,如果驻足于心的还多了一份惆怅和落寞,那是你的心弦不经意间已被另一颗陌生的心拨动过。如果找不到可以咀嚼一生的风景,那就让自己一生的旅途都有风景;如果找不到一个可以陪自己走一生的朋友,那就让自己一生都有朋友。我又终于明白,为什么我那么喜欢旅行。
    人生何处不相逢,相逢是首歌。
                                           二0一二年六月二十九日 凌晨一时 于玉带河畔
    附:多吉夏姆相隔四年的两次拍照:
                       2006年10月拍摄:
【原创】人生何处不相逢 - 阿成 - 我的博客
                               
                                2010年10月拍摄:
       【原创】人生何处不相逢 - 阿成 - 我的博客
                                                      
   (《百度·百科》解释“诡异”一词为:“指很悬、很巧、很令人惊讶、奇怪,感到迷惑的事。也可以指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和一些难以理解的事诡异与恐怖不能混为一谈。)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