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少时读千卷书,老来行万里路。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行者乐途。

 
 
 

日志

 
 
关于我

人到老年,性情和善,喜交朋友,不善言谈,退休一员,兴趣广泛。 爱旅游,喜欢音乐、摄影、文学, 现为重庆市摄影家协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读董桥先生《中年是下午茶》有感  

2011-11-07 01:06:57|  分类: 品味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能“拔俗至雅”的散文大师 董桥先生在《中年是下午茶》里写到:“中年最是尴尬”,中年是“天没亮就睡不着的年龄,只会感慨不会感动的年龄,只有哀愁没有愤怒的年龄。” 说“中年是下午茶”,“这顿下午茶是搅一杯往事、切一块乡愁、榨几滴希望的下午”,“山郭春声听夜潮,片帆天际白云遥;东风未緑秦淮柳,残雪江山是六朝!”最后在“数卷残书、半窗寒烛”中找到了慰藉和寄托, 云云。这,是大师的中年之感慨,是身在“围城”中的失落和疲惫,是文化人的调剂方法。
       读后,在仰止高山,品味珠玑之余,也想:不同文化、不同阶层、不同背景、不同生活经历的人,对“中年”的体会是不一样的。比如我来说,除“最是尴尬”外,加上“最是辛苦、最是疲惫”来表述中年,是体会最深的。
       我的中年时期,是年富力强,精力最旺盛、最能吃苦、最能干事的时期,也是文思最敏捷的时期,也是我一生中最辛苦、最无奈的时期。记不清啥时起,一不小心干上了“摇笔杆子”的工作,从此便没有了清闲。在“转田坎”的时期,整天跟在领导的后面“屁颠屁颠”的下乡跑,清早一碗稀饭、一个馒头吃了下乡村,那时小车少,有公交车领导也不让坐,说是在车上了解不到实际情况,要一个村一个队的走;直到下午两、三点钟,好容易等到农户收工后做好饭,饿急了的我上桌就一阵狼吞虎咽,也不管干稀,一会儿功夫三、四碗饭就下了肚。那时“非农业人口”实行口粮定标准供应,下乡在农户家吃饭要按定量标准一顿饭交三两粮票、三毛钱。就这样,那位领导又批评了:你一顿吃农民那么多,你交了几两粮票、多少钱哪?那领导是位地下党出身的老革命,资格老,威信高,但弄得后来没人愿跟他下乡。现在你可找不到这样的领导。几乎每次下乡回来,领导都要求要写一篇调查报告或经验总结材料。有的领导还给你交待个主题或中心意思,说个一、二、三;如遇到没主意的领导,他自己说不出要写个啥意思,你按自己的想法写了去,他看了又不满意叫返工,但仍说不出要怎样改。如此可能要反复若干次!有时交材料是有时间要求的,最精典的一次,我终生难忘。那是县委书记亲自布置,要求在其蹲点大队去总结一个经验材料,用以及时指导全县面上工作,头天布置,第二天要交材料。恰好那几天我爱人正逢临产期,事情凑一块儿了,那时是不能讲客观说请假不去的。于是我下乡调查了回来,当晚在家里动笔,要连夜把材料写出来。可没想写着写着,半夜里老婆肚子痛起来,突然发作了!我心里又急又为难,一边安慰她,一边叫她忍着点,让我把材料写完了再送她去医院。可那是忍得住的么?不一会儿羊水都破了,我一看不行,忙把笔和纸往兜里一揣,扶起老婆就往医院跑!那时是没有出租车之类的,也没有公交车,半夜也不好叫别人帮忙,就这样扶着老婆走到了医院,好在县城小,离医院只有一里地。到医院一检查,医生直说胆子大,真危险!万一在路上生了咋办?凌晨3点,儿子生下来了,还没等老婆下产床,我把以后的事情交给随后赶来的母亲,就返回家里,当夜把材料写完成,第二天上午按时交了卷。那一年,我30岁,刚步入“而立之年”,还不是布尔什维克。为这事,老婆一辈子都在埋怨!那个时代过来的人都理解,我并不是在"图表现",那时就是这样的,工作任务压到一切,没有任何特殊理由可讲。
       再过了几年,也许见我办事认真,上边安排我当了个办事员头儿,那就更苦了!天天开不完的会,写不完的材料,看不完的文件,搞不完的接待,做不完的杂事,办不完的交办... 有关会议要筹办、要参加;各领导开的会秘书写的纪要、机关起草的规范性文件要改完;送领导审签出来的文件当天要打印发出(要知道,光副县长就有七、八位!);上级机关、本地部门、下级乡镇、县外各方来的公文要处理完,分送各领导阅批、各单位办理;上面来的领导、外面来的客人、下面基层来的人员,要做好食宿、交通等接待安排... 每天要看的文字相当于看一部长篇小说,每天要修改、打印发出的文字材料至少等于出一部中篇,当天的事要当天了,第二天同样的工作量又有了。而那时的办公设备是怎样的落后啊,打字是铅字打字机,印刷是手工推油墨,没有复印机,更没有电脑,这些事多是靠人力人脑做出来的!这就是当时一个县级中枢行政机关的运转,象一部有很多牛拉着永不停歇的牛车!那个时期,没有休息过星期、节假日,没有业余娱乐活动,天天一早去上班,常常半夜才回家,生活轨迹基本是宿舍→ 办公室(或会议室、招待所)→ 宿舍的往返循环,常常在路上看见别人夫妇晚饭后一起去看电影、逛街都很羡慕!但“中年最是尴尬”的事还不是这些。因为忙,顾不上关照孩子的学习,孩子学习一直跟不上趟,影响直到后来;因为忙,没好好陪陪年迈的父母,父亲念了多次想去看看张家界,都没有在他有生之年请休假陪他去一次... 每想起这些,心里总是非常遗憾,充满愧疚!但,虽然辛苦,在离开那个岗位若干年后,对那段日子居然很怀念!虽然后来相继变了几个单位,有的相对轻松很多,有的也颇有“权力”,心中却总怀念那段人人只为忙工作,一心只想把当天的事做完做好,没有时间去存私心杂念,没有心思去搞勾心斗角,大家团结协作,高度自觉,认真负责,忙碌而充实的日子。虽然旁人看来,也许某种程度是在“为他人作嫁衣裳”。我至今认为,那段时间在一起工作的同事是思想最纯洁、素质最高、最能干事、效率最高的(有的后来也成了领导),以至在后来的工作单位感觉不习惯,老爱拿那时的同事来比较。
       但是,也主要在那个时期,老在那样一个高度紧张的机器里转,老做一个模式的官样文章,使我磨掉了锐气,磨掉了才气,渐渐“江郎才尽”了,以至后来拿起笔脑壳就大,最怕写什么,写的东西毫无文彩,就象眼前这篇东西。就象一个外科大夫,从连续站了七、八个小时的手术台上下来,一下子瘫软了,感到万分疲惫!于是,渐渐变懒了,图轻松了,在职场中从原来那个“围城”圈子出来,又进入了另一个“围城”圈子,直到老年。
       借董桥先生的话:中年是“未能免俗,聊复尔耳”的年龄。 

                                                                         二0一一年十一月五日  凌晨四时于南宾河畔

  评论这张
 
阅读(78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